從全球最大創業盛會 SLUSH,看台灣新創生態圈

從全球最大創業盛會 SLUSH,看台灣新創生態圈

說到芬蘭,你會想到什麼?除了美麗而魔幻的極光、聖誕老人村及曾經的手機霸主 Nokia 之外,現在,歐洲新矽谷便是他給予世界的最新印象。

 
逼近零度的氣溫,灰暗的天空不時下著小雨,不怎麼宜人的氣候與不太引人矚目的景觀,卻有著近兩萬人從世界各地湧入寒冷的赫爾辛基。這些人不是為了追尋奇幻的極光、也不是為了一睹聖誕老人的真面目,而是為了參加全球最大新創盛會 SLUSH,透過兩萬名新創人士的熱情,為寒冷的北國燃起了熊熊烈火。
 
相較於台灣,芬蘭地廣人稀,擁有 39 萬平方公里的國土面積卻僅有 550 萬人口(註:台灣雙北 2,323平方公里居民便已超過 660萬),在面臨人才供給有限且內需市場狹小的狀況下,芬蘭又是如何在 Nokia 倒下後成功地轉型為新創聖地呢?

GSER 全球創業生態系報告

美國調查機構 Startup Genome 於2018年4月發表「全球創業生態系報告」(Global Startup Ecosystem Report, GSER),報告中指出芬蘭作為數位科技的領導聚落,除了有優秀的大學人才外,政府組織 Business Finland 積極地協助新創企業與國際接軌,並透過創業聚落促進創辦人之間的交流與互助,成功地使芬蘭成為歐洲新創重鎮。另外,芬蘭新創企業創辦人相較其他地區對於多元價值有著更開放的態度,僅管不一定具備豐富的產業知識卻普遍擁有極高的企圖心。
另外,報告中也指出台灣的新創環境和基礎建設已越來越成熟,並擁有眾多實力堅強的工程人才,但國際市場觸及度、國外客戶連結度則是需要加強的部分。僅管近期政府部門已有制定創業相關政策,但如何使得創業的氛圍受到社會大眾重視,並在全球新創浪中佔有一席之地則是值得深思的問題。

經濟再轉型,芬蘭新創生態圈

芬蘭眾多政府組織皆不遺餘力的提供各式資源與協助、聯手構建芬蘭創業生態圈,如,芬蘭國家技術創新局 (TEKES) 集中資助6年以下高風險與高創新的團隊、芬蘭國家研發基金會 (Sitra) 每年投資超過 3,000 萬歐元於新創團隊、芬蘭外貿協會 (Finpro) 在海外擁有 40 個辦公室及 600 名專家協助企業前進國外市場,由此可知芬蘭政府對於創建新創生態圈的有著深入且密切的參與,而非僅是消化預算般地講求媒體曝光。
 
此外,相較於歐洲其他國家,芬蘭擁有極具競爭優勢的企業稅率及相對開放的法規制度,根據 Business Finland (2018 年,由芬蘭國家技術創新局 TEKES 及芬蘭外貿協會 Finpro 合併成立) 的統計顯示,在 2017 年共有 180 家外國企業於芬蘭設立公司並進行約 150 次的投資,為芬蘭帶來極為可觀的經濟價值。
 
另外,人才培育亦是芬蘭能在經濟衰退後成功轉型的主要原因,芬蘭強調對於學生教育的平等與多元價值的追求,提供較弱勢的學生更多的資源並藉由主題式教學來促進跨學科的學習,從小開始培養學生對於自我價值的追求而非僅是與同儕間的競爭關係。而民間機構的配合也是極為重要的一環,SLUSH 創辦人有感於學生對新創產業的不熱衷,及對於即將面臨的產業轉型浪潮毫無知覺,因此建立創業社群。透過民間企業與政府機構的協助,讓 SLUSH 從一個小型的創業社群搖身一變為全球知名的創業活動。
 
在整個活動期間可以感受到社會氛圍與其他國家的不同,SLUSH 最特別的地方是讓每個參展者與整個城市有更多的互動從入境赫爾辛基開始便能在許多知名景點領取入場證,同時也提供三日交通券參展者除了在新創事業上的收穫,也能在展期間暢遊赫爾辛基,還能同時有眾多的合作店家提供參展者諸多福利,讓參展者對於芬蘭的文化與特色有更深入的認識。而支撐整個活動進行的則是眾多來自芬蘭各行各業、甚至世界各地的志工,透過彼此的幫助與學習,讓原本的小事能變成全芬蘭的大事!

亞洲赫爾辛基,台灣新創生態圈

由於芬蘭對於新創產業的重視,不僅讓全球新創大會 SLUSH 成為新創生態圈極為重要的一環,也為赫爾辛基帶來無窮的觀光商機與經濟收益。反觀台灣,看似與芬蘭同樣缺少天然資源並面臨強鄰環伺,在成為全球新創重鎮這條漫漫長路,究竟缺少了什麼關鍵要素呢?
 
在這次 SLUSH 活動中,可以觀察出儘管台灣的新創企業有著優異的科技實力及出眾的商業模式,但在行銷及業務開發上相較於其他國家的新創企業卻有著明顯的落差。如,參加 SLUSH 創業競賽的新創團隊除了商業模式及技術外,如何透過三分鐘的簡報時間完整呈現、行銷自有的產品與服務更是競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這些從 SLUSH 最受矚目的創業競賽便可看出端倪
 
從教育體制來看,不難理解台灣新創團隊大多擁有絕佳的技術卻缺少具備行銷、語言專長的人才來協助新創企業步入國際、與全球市場接軌。過去,「芬蘭教育」總是被國內各領域的教育專家們所推崇,然而台灣在教改過程中僅一昧的追求「芬蘭經驗」,在改變制度的過程中卻忽略社會氛圍與思想上的進步,使得教育體制在追求多元價值的過程中卻又受制於社會對於菁英主義及高經濟價值職業的追求。長期下來,台灣社會便充斥著對於高收入職業的追求,而忽略了多元價值的重要,缺乏對於職業的想像導致除了工程、醫療外的職業,如,行銷、商管、人文等領域經常性地被忽略、甚至輕視。
 
除此之外,台灣政府對於新創的協助相較於芬蘭還有更多的進步空間,如,過於謹慎的法規導致新創企業發展上有所窒礙、過時的法令也時常使台灣新創企業錯過良好的商業時機。在資源整合上,從教育制度培育的人才到政府資源的資助規模與對象則是都能有更具效率的作為,這些都是大多數國家已在著手進行且較容易改變的部分。
 
總結以上,芬蘭新創生態圈的成功主要歸因於政府與社會間的協力合作,從政府組織積極地出錢投資與開放的投資環境,到新創投資盛會 SLUSH 構築芬蘭與國際市場的橋樑和育成中心 Startup Sauna 為創業者提供舞台,再到芬蘭教育輸送優秀的新創人才,透過高度整合國內外資源,成功打造領先全球的創業生態圈。面對全球新創浪潮,台灣有著與芬蘭相似的條件與環境,甚至有更廣大的人才來源與潛在市場,如何有效整合國內資源並接軌國際市場打造屬於台灣自己的新矽谷,不僅政府需要深思更需要全民共同協力合作!
 
參考資料:

推薦文章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