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nMax 趨勢快報|三方面檢視肺炎疫情:隱私權、音樂和電視

封面故事

疫情當頭,在台灣進入辦公室前量體溫、調查員工近期是否有旅遊史等是大眾習以為常,也認為合情合理的行動。但這些舉動,在隱私法嚴加管制的歐洲卻可能遭來違法的疑慮?

除了隱私和公共健康的矛盾是近期歐洲企業討論的焦點,全球因肺炎疫情宅在家的人口激增,數位產業合理推測影視和音樂串流市場攀升,但數據顯示卻和預測有出入?

跟隨 TenMax 疫情特報,一把抓最新行銷趨勢,出發囉!

量體溫違反隱私法?!GDPR 下公共健康和數據隱私的兩難

數據隱私在冠狀病毒肆虐的當前,是個棘手議題。

詢問員工近期是否有旅遊史、要求員工填寫健康調查表和量測員工體溫等這些在疫情緊要關頭前,看似合乎常理的行動,或許在 GDPR 保護下的歐洲並不適用。舉例而言,在法國數據保護法 CNIL 的規範下,強制員工在進入大樓或辦公室前量測體溫是違法行為,因為這超出作為雇主權責,更不用說如果溫度記錄或數據不正確,可能使公司承擔責任。

但數據保護的相關機構普遍同意,詢問員工是否已被感染、最近是否去過高風險地區,或是否與感染者接觸過等問題是被允許的。

其實,消費者的健康資訊在 GDPR 的保護之下,被認作是極度敏感、需要經過消費者本人的明確同意才能使用的數據類別。但 GDPR 中其實有項特別條款,指出得因「嚴重的跨境健康威脅」,未經消費者允許就可處理個人訊息。而 COVID-19 的爆發,完全合乎 GDPR 的特別規範情境。

正是因為隱私和公共健康之間的矛盾,使得歐洲許多公司在過去的幾週中,陷在取得保護消費者隱私和保護公共健康的兩難之中。而這次大規模的疫情危機也有望檢驗 GDPR 在數據規範上的實用性並進行後續調整。

資料來源:https://www.adexchanger.com/privacy/what-does-covid-19-mean-for-data-protection-under-gdpr/#more-130965

 

大眾會因為疫情宅在家聽音樂 而讓熱門音樂收聽率暴增嗎?

一般人直覺也許會認為,因受到疫情影響,不少國家以及大城市實施封城、及宵禁,而讓許多民眾足不出戶,串流音樂與熱門歌曲的收聽率理應直線上升,但實際情形卻和此相反。

以歐洲疫情最嚴峻的義大利為例,義大利 Spotify 的「 Hot 200 熱門前兩百大音樂 」在 2019 年的 2 月約為每天 1830 萬收聽數,但在今年三月義大利總理宣布因應武漢肺炎將進入國家緊急狀態後,至今每日收聽數就直線下降至 1440 萬以下,而以 3 月 17 日與 3 月 3 日兩個星期二相比,前兩百大音樂的收聽率就下降了將近 23 %。另外在美國也有類似情形,美國 Spotify 3 月 17 日 的收聽數為 7700 萬,和前一周相比大跌了 1400 萬,而西班牙、法國和英國都有類似的情形發生。

由於 Spotify 並未公布每日的「總收聽數」,所以有可能雖然前兩百大的收聽率下降,但整體收聽數並沒有造成太大波動,在這個前提下,收聽數有可能轉向沒有那麼熱門的「老歌」中。實際上串流熱門音樂最常被播放的時段就是週五以及週六人們出去聚會、勁歌熱舞時,依這個角度觀察,這項數據的下降便沒有那麼不可思議了。

隨著實體音樂產業的萎縮,串流音樂已成為現代音樂產業重要的支柱,而疫情造成的收聽數減少是否會衝擊已經十分慘淡的音樂產業呢?由於 Spotify有 90% 的收入建立於訂閱用戶的會員費,這些訂閱會員不論收聽數多增減都不會影響月付費用,只有剩下 10% 的廣告收入是建立於收聽率之上,因此應該暫時不用擔心這波肺炎疫情會蔓延至串流音樂。

資料來源: https://qz.com/1820896/music-streaming-may-actually-be-falling-because-of-coronavirus/

臉書分享用戶位置資料防範 COVID-19?
隨著 COVID-19 疫情在歐美國家延燒的情況愈加嚴重,華盛頓郵報在本週三的一篇報導中指出,美國政府正積極與握有龐大用戶定位數據的媒體巨頭,包括 Facebook 和 Google 以及其餘科技公司洽談,試圖與防疫專家一同研究如何利用美國消費者手機中的位置數據,繪製感染病傳播的分佈圖,並追蹤消費者是否待在能避免一對一傳染的安全距離之外。

然而 Facebook 創辦人祖克伯的 18 號當天否決了這項提議,聲明 Facebook 並無計劃與美國政府共享手機裝置位置以追蹤 COVID-19 的感染範圍,更無接收到政府的相關需求。反之,Facebook 正積極推出 COVID-19 的資訊中心,確保推播官方發佈的資訊來源,打擊冠狀病毒的錯誤訊息。該資訊中心將於19號開始出現在 Facebook 首頁動態的頂部,首波應用此資訊中心的國家包括意大利,法國,西班牙,德國,美國和英國。

自 COVID-19 以來,關於冠狀病毒的不肖謠言在社群平台上猖獗橫行。其中一則特別危險的謠言就認為,感染COVID-19 的病患應該喝漂白劑來治愈疾病。對此祖克伯嚴厲斥責,並在近幾週透過與疾病管制局與WHO的通力合作,剷除有害言論。

Facebook 在傳染病當頭對於言論的積極控管,卻讓不少人質疑為何 Facebook 在先前美國大選下,政治不實謠言的風波中毫無作為。對此 Facebook 不正面回應,認為兩者毫無相關。

 

電視收視率因疫情暫嘗甜頭 曇花一現的收益卻不是長遠之計

當因疫情待在家的時間變長,人們黏在銀幕之前的時間也跟著增加了。以南韓為例,電視的收視率就大漲了 17 % ,歐洲以疫情目前最嚴重的義大利為例,相較上個月,電視的收視率就成長了 6.5%,而疫情中心的倫巴底區,則是一口氣成長了12 %。而美國也有類似的情形,根據尼爾森調查,西雅圖的電視收視率光是 3 月 11 日相較於上周就成長了 22%,而剛開始推廣實施在家工作的紐約市也有了 8% 的成長。

雖然這些蜂擁而入的收視群眾對於傳統媒體來說是難得的盛況,但長遠來看卻可能是曇花一現的收益。由於全球經濟可能因肺炎影響而遭受打擊進入低靡狀態,面臨裁員的員工們可能會減少娛樂金費的支出,而讓電視產業進入更近一步的打擊。

而以運動產業為例,不少目前的電視產業的鉅額收入來自於 Live 的運動賽事直播以及周邊的廣告費用。而這筆巨額的運動產業鍊在串流影音逐漸主宰情境喜劇與影集後,更成為了傳統電視媒體巨頭賴以為生的重要收入,但疫情影響諸多體育賽事的停辦、甚至導致東京奧運延期的可能,對於這些傳媒巨頭都是雪上加霜的打擊。

雖然不少熱門節目都有預錄的節目存量,但電視與影音串流平台最大差異之一便是直播節目中,能在攝影棚內能與主持人互動的觀眾;隨著疫情導致許多拍攝停擺,如《美國好聲音》等需要大量觀眾進入攝影棚的節目便陷入進退維谷的窘境。

人們因為疫情而宅在家看電視,展現的終究只是曇花一現的收視率光輝。在武漢肺炎肆虐全球、全面影響工作與經濟的當下,傳統電視媒體巨頭要如何在已經大不如前的環境下掙扎求生,便是他們在品嘗當下甜頭後需要煩惱的課題。

資料來源: https://www.nytimes.com/2020/03/17/business/media/coronavirus-television-netflix.html?utm_source=Daily+Lab+email+list&utm_campaign=7bce239882-dailylabemail3&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d68264fd5e-7bce239882-396005817

 

推薦文章區